首页 >法律

核电危机下太阳能30倍增长的诱惑

2019-02-03 04:23:34 | 来源: 法律

核电危机下太阳能30倍增长的诱惑

日本福岛核电厂危机仍未消解,中国国内也已启动核电项目停批政策。

“必须开拓新的能源。”3月23日,专注于能源战略研究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石泽向本报表示,世界对于能源的需求不会由于核电受阻而减缓,因此各国可能会加大其它清洁能源的投入。

“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整体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新能源处副处长谢宏文向本报表示,核电危机会使得部分核电资源转向其它清洁能源,而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成本的下降,风能、太阳能的发展完全有可能出现大的突破。

在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十二五”能源规划中,到2020年,风能、太阳能将比目前分别增长3倍和30倍,但在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看来,“太阳能的目标订得比较保守”。

中国的太阳能系统建设商中环光伏总裁顾华敏向本报表示,“中国各地都有大举发展太阳能的热情,但相关制度,比如上电价等的缺失阻碍了中国太阳能市场的发展。”

“到底是如何投入还得看具体情况。”石泽认为,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比重会增加,但将是一个长期而缓慢的过程,“中国对风能的巨大投入,在某些方面已经使得中国风电面临过剩,而整体上短期内传统能源占主导的地位无法动摇”。

核电危机下的新机遇

“日本核危机对世界核电发展肯定会产生影响。”王斯成称,近20多年来刚恢复的核电发展,可能受到冲击。

自1986年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世界核电产业经历了20多年几近停滞的状态,在近五年,核电终有所恢复,世界正掀起核电发展的高潮。

不过,日本大地震所引发的核危机,却无异于给正欲翻身的核电产业当头棒喝。作为近期核电发展为迅速的国家,中国国务院在3月1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决定“核安全规划批准前,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

虽然核电的发展受阻,但石泽称“经济发展引发的能源需求高速增长不可扼制”。

国际能源署、中国能源研究会发布的报告均显示,中国在2010年为世界大能源消费国,并且“十二五”乃至2020年期间能源需求仍将保持高速增长。

在中国现有的能源消费结构中,传统的煤炭、石油天然气占比超过90%。中国煤炭资源虽然丰富,但产量的持续高速增长已接近极限。

而在石油天然气方面,中国过半消费依赖进口。持续增加煤炭、石油天然气等传统化石能源无疑将使中国能源安全面临极大风险。

在另一方面,在世界提倡环境保护,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背景下,国际社会掀起了降低碳排放的热潮,中国政府亦向国际社会承诺,至2020年单位GDP能耗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不包括核能)占一次能源的比重达到15%。

而且“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储量总归有限,而且污染严重,逐步减少对它们依赖是必然趋势。”石泽称无论是中国还是欧美等发达国家,传统化石能源的比例都要减少。

大规模发展仍受限

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副司长邓奎称,在“十二五”期间,中国初步计划到2020年风电装机1.5亿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000万千瓦。

来自能源局的数据显示,经过5年左右时间的发展,至2010年,中国风电新增并装机1399万千瓦,蝉联世界,累计并装机3107万千瓦,装机规模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而2010年太阳能发电新增装机40万千瓦,累计装机为70万千瓦。

就世界范围而言,中国风电装机速度已稳坐的宝座,而太阳能发电装机排世界的德国,于2010年达到700万千瓦。风电要再大幅扩张难度较大,相较之下,中国太阳能发电更有潜力。

对于太阳能在2020年达到2000万千瓦的目标,王斯成认为“比较保守”,“中国的太阳能主要是依靠大型电站,而欧美太阳能主要是安装在家庭和商业建筑的屋顶上,中国有非常大的潜力。”

不过,无论是石泽还是谢宏文都对中国太阳能在“十二五”期间的发展并不乐观,“中国还没准备好大规模接纳太阳能”。

现阶段中国对太阳能市场主要为太阳能电站特许权招标和建筑一体化项目,前者对太阳能发电站的运营进行补贴,后者对太阳能发电站建设进行补贴。

自2009年以来,中国先后举行了两次太阳能电站特许权招标,国家能源局希望通过竞标来确定太阳能电站的上电价补贴。

不过,顾华敏称,由于特许权招标总体规模较小,竞标成功者大多不是以经济效益为竞标出发点,导致竞标价格偏低,而且由于进行特许权招标的地方的上电价必须以招标所确定的竞标价为参照物,反过来阻碍了当地太阳能电站的发展。

而在太阳能建筑一体化方面,据王斯成介绍,至2011年,国家能源局核准的装机容量为40万千瓦,整个建设过程中,不少地方由热情参与到悄无声息地退出,太阳能电池成本的变化和电接入的困难阻碍了太阳能建筑一体化的发展。

世界上主要的太阳能发展国家,如德国主要采取对太阳能发电站的运营进行补贴,即规定一个较高的上电价,来收购其所发电力。

“短期内中国的太阳能电站的上电价法可能没法出台,因为太阳能发电的成本比较高。”谢宏文称,由于太阳能发电成本大约为风电的一倍,因此要大规模发展就要求政府拿出大量资金来支持。而现阶段,中国对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财政补贴大都来自电价中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即社会每用一度电,就有0.4分钱用于补贴可再生能源,“就现在的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可再生能源补贴两年后就可能不够用,而要再次提高可再生能源补贴很困难”。

“必须期待技术、成本上的进步。”谢宏文称,现在的规划只是基于当前技术经济环境的考虑,如果在电、太阳能发电成本等方面出现变化,“发展速度可能远远超越大家的想象,比如之前的风电”。

关键词:

核电

,太阳能

NOVASCAN紫外臭氧清洗机厂家
大樱桃苗基地
河北石笼网价格

猜你喜欢